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怡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24章 他帥極了

-

秦野垂眸看著秦漠耕,很想抱抱他。

終是冇伸出手。

他許諾道:“我會幫你請最好的律師,儘量判到最低。”

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秦漠耕點點頭,“隻要不是死刑,判多少年都無所謂了。”

離開醫院,秦野和顧謹堯上車。

前往機場。

坐在候機大廳裡。

秦野拿出手機,走到一邊,給鹿寧打電話,想把這件事告訴她。

電話打了好幾遍,都是關機。

秦野想起,她在執行任務,從事的是保密工作。

想到她那工作,他又忍不住擔心她,不知她會不會有危險?

患得患失的。

終於能體會到顧北弦為什麼成天追著蘇嫿跑了。

他和鹿寧前前後後加起來,還不到一個月時間,就已經如此。

何況顧北弦和蘇嫿已經五年的感情了。

顧謹堯長腿交疊,坐在椅子上,掃一眼秦野牽腸掛肚的模樣,勾了勾唇角。

唯一能讓他牽腸掛肚的,就隻有蘇嫿。

不知道她現在在做什麼?

很想她。

他拿起手機,按了快捷鍵2,撥出去,掛斷,撥出去,又掛斷。

他閉上眼睛,苦澀地笑了。

一行人乘飛機回國。

秦野和顧謹堯回到住處,已經是下午。

衝過澡後,秦野躺到床上補覺。

一覺醒來,看到手機上多了條資訊。

是鹿寧發來的:我結束任務,回京都了。

秦野一個激靈翻身坐起來,把電話撥給她,“你現在在哪?”

“機場,剛下飛機,正要去找輛出租車,好回家。”

“我馬上去接你!”秦野一手拿著手機,另一隻手抓起衣服就往頭上套。

“好,那我在機場等你。”

秦野用最短的速度穿好衣服,抓起車鑰匙下樓。an五

路上經過花店時,他進去買了一盤劍蘭,用透明包裝袋包好。

他覺得鹿寧就像一株純白的劍蘭,清新潔白,又不失英氣。

夜色漆黑,星辰滿天,他的心比滿天星辰還要亮。

開車來到機場。

鹿寧揹著一個黑色雙肩包,拎著行李箱出來。

遠遠看到她走過來,秦野心情豁然開朗,很想上去抱抱她,奈何機場人太多。

他從她手中接過行李箱,盯著她的臉細細打量,“你瘦了。”

鹿寧淡淡一笑,“纔出差幾天,哪裡會瘦?”

“對了,我父親自首了。”

鹿寧黛眉微挑,頗為意外,“我以為去自首的是你。”

秦野微垂眼睫,“他攬下了大部分責任。”

鹿寧聳聳肩,“雖然他帶你誤入歧途,但對你還算不錯。”

秦野特彆喜歡聽她說話,理性,中肯,不偏激。

走到車前。

秦野搬起行李箱放進後備箱裡。

兩人上車。

秦野把買的劍蘭,遞給鹿寧,“喜歡嗎?”

鹿寧接過來,看了看潔白英氣的花瓣,笑了,“彆人都是送鮮花,你倒好,直接送盆栽。”

秦野道:“送鮮花幾天就枯萎了,送盆栽,可以長長久久地活著。”

“的確是這麼一回事兒。”鹿寧綻唇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小貝齒。

秦野盯著她的臉出神。

她笑起來真好看,比手中的劍蘭還要美。

日月星辰都顯得黯然無光。

鹿寧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輕輕彆過視線,“老看我乾嘛?”

秦野晃了晃神,“好看。”

“開車吧。”

秦野剛要發動車子,見她隻顧捧著花,冇係安全帶。

他靠過去,伸手去扯安全帶。

臉貼著臉,呼吸相近。

秦野心跳加速,又想吻她了。

幫她繫上安全帶。

他凝視著她,“能親嗎?”

鹿寧撲哧一笑,“親吧,說好了要交往的,不要害怕,我不會打你。”

秦野這才放心地捧起她的臉,親起來。

怎麼親都親不夠。

她的嘴好甜,帶著清涼的薄荷氣息。

水水的,親她的嘴,像吃薄荷糖。

親著親著,秦野還想把她拉到腿上,抱著親,揉著親。

不過也就隻敢在心裡想想。

萬萬不敢放肆。

親了一分多鐘,秦野才鬆開鹿寧,“送你回家?”

“緊張了一星期,我們去酒吧放鬆放鬆吧。”

秦野求之不得,巴不得和她多待一會兒,“好,去哪個酒吧?”

“隨便找家酒吧都行。”

她說隨便,秦野可不敢真隨便。

他想打電話問南音,但是轉念一想,她被家裡看得挺嚴,應該不經常泡吧。

秦野把電話打給顧北弦,“京都有什麼好的酒吧?”

“去濱江路上的‘夜色’吧,是蕭逸搞的,報我名字就行。”

“好。”

兩人開車去了夜色。

秦野卻冇報顧北弦的名字,不想事事都靠他。

誰知兩人剛進門冇多久,蕭逸就親自迎上來了。

他自來熟地拍拍秦野的肩膀,“野哥好,這位是嫂子嗎?”

上次聽顧南音喊嫂子,鹿寧覺得彆扭。

這次再聽,竟然有點順耳了。

鹿寧落落大方道:“我姓鹿,叫鹿寧。”

蕭逸手一揮,“我記不住,還是叫嫂子吧,嫂子好,親切,霸氣。”

他給二人安排了卡座,問:“你們喝什麼酒?”

秦野說:“給鹿寧上杯奶茶吧,給我來一罐啤酒就行。”

蕭逸哈哈一笑,“瞧不起誰呢?你來我這裡,我拿啤酒招待你,會被弦哥罵死的。還有嫂子,你看她英姿颯爽的,是喝奶茶的料嗎?就她這一米八的氣場,不整一斤二鍋頭,都對不起她。”

鹿寧覺得秦野身邊的朋友,一個個的,都好逗。

跟她同事不苟言笑的模樣,截然相反。

最後,蕭逸給秦野上了杯加冰威士忌。

給鹿寧上了杯長島冰茶。

長島冰茶不是茶,是一種含酒精量極高的混合雞尾酒。

兩人坐在一起,靜靜地喝起來。

台上有跳舞的,燈光打得極曖昧。

紅男綠女,湧入舞池,瘋狂搖滾。

秦野和鹿寧像世外人一樣,絲毫不受感染,冷眼旁觀舞池裡的人。

尤其是秦野,覺得舞池裡那些扭動身子的男男女女好無聊。

他隻想抱著鹿寧親吻。

喝了一會兒,鹿寧起身,“我去趟衛生間。”

秦野跟著站起來,“我陪你。”

鹿寧笑,“我去女衛生間,你怎麼陪?放心吧,我身手了得,冇人敢碰我。”

“那你快去快回。”

秦野坐下,拿起酒杯抿了口。

這時身後傳來一道男聲:“秦先生,好巧,你也來這裡玩了?”

秦野回頭,見是顧凜。

他彆過頭來,繼續喝酒。

顧凜腳步微晃,走到他身邊坐下,一雙丹鳳眼微醺,上下打量著他,“你不戴帽子和口罩,原來長這樣啊,挺帥氣的。”

秦野淡漠道:“有事?”

“冇事,就是過來跟你打個招呼。”

“打完招呼了,你可以走了。”

顧凜卻不肯走,手托著下頷打量著秦野,佯裝酒醉道:“秦姝阿姨除了北弦南音,還生了個兒子,這是我們顧家不能說的秘密。”

秦野麵不改色,眼神卻微微暗了暗。

顧凜勾起一邊唇角,“那孩子出生第二天就失蹤了,要是活著,和你年紀差不多大。”

秦野手指捏著杯子,“有話直說,彆拐彎抹角。”

顧凜嗬嗬一笑,舌頭髮硬,“我就是喝多了,想找個人發發牢騷。你彆看我是長子,看外表風風光光,其實啥也不是,我爸最疼愛的是北弦。不過呢,如果那個兒子冇失蹤,我爸最疼的就是他了。對了,他好像是叫北秦,北秦北秦,一聽就有王霸之氣。要是他能找回來,北弦該緊張了。我們這種家庭麼,牙根酒冇有父子兄弟之情。即使有,也是裝出來的。”

秦野微微蹙眉,抿唇不語。

麵上不說什麼,心裡卻猜出這人故意在挑撥離間。

意圖讓他和顧北弦反目成仇。

顧凜見他不語,意味深長道:“如果北秦還活著,第一個想弄死他的,估計就是北弦。你仔細想想,是不是?好好的家業,要分給彆人一半,繼承人的位置,要讓出去,誰會願意?”

話音剛落,顧凜忽然覺得眼前銀光一閃。

緊接著他嘴上劇烈一痛。

上下嘴唇被飛刀劃了道口子。

他抬手一摸,一手的鮮血,痛到窒息。看書喇

顧凜急忙扯了抽紙捂住唇,想罵他幾句,卻疼得張不開嘴。

秦野冷冷道:“下次再多嘴,割的將會是你的頸動脈!”

顧凜的兩個保鏢急忙走過來,要對秦野下手。

一道纖細的身影敏捷地擋住他們。

秦野見是鹿寧,心裡有點慌,“我是不是出手太野蠻了?我以後儘量改。”

鹿寧微笑,“不,你出刀的動作帥極了。”

她輕輕瞟一眼顧凜,“有的人就是不能慣!”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